<tbody id="etfsb"></tbody>
<th id="etfsb"></th>
<th id="etfsb"></th>

      1. <label id="etfsb"></label><dd id="etfsb"></dd>

        職工大意掉進空白合同的“坑” 法律援助終維權

        2019-10-21 11:24:16 來源:河北工人報

        分享至手機

        簽訂勞動合同有利于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利,但是有些勞動合同套路也很深,員工會出于想得到工作的心態,屈服在用人單位要求他們簽訂的空白合同之下。工作是得到了,但是該有的保障確是得不到了。待到職工離職時再去主張這些待遇時,發現合同上的條款與當初談好的不一樣了,可是又拿不出其他證據,他們的維權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嗎?

        ·事件·

        職工大意簽訂空白勞動合同

        離職之時起糾紛

        劉某于2014年4月20日到某服飾有限公司工作,應聘職位為商品部主管,錄用時雙方約定月薪為5717元,每周工作六天,入職時沒有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在工作期間,某服飾公司讓職工簽訂過幾份沒有顯示具體用人單位名稱和住址的空白勞動合同。對此,某服飾公司的解釋是為了幫助其關聯公司——連云港某服飾公司應付勞動監察大隊的檢查。

        入職當月,某服飾公司要求職工交納押金500元,并從職工當月工資中扣除了該500元押金。

        工作期間,某服飾公司沒有支付過劉某周六日加班期間的加班費,也沒有為劉某繳納過社會保險,只在每年中秋節、年終時會根據公司經營狀況為劉某發放獎金和年終獎

        2018年8月,某服飾公司欲將劉某安排到與其有利益關系的另一家店鋪當店員,但從該店鋪的工商登記來看,并沒有與某服飾公司有任何關聯。

        劉某認為某服飾公司的此種做法實際上屬于變相解除雙方勞動關系,因此拒絕到某店鋪上班,雙方發生分歧。某服飾公司要求劉某8月底前,必須交接工作到新單位上班,否則按離職處理。至2018年8月31日,劉某被迫辦理了工作交接手續并從某服飾公司離職。某服飾公司未支付劉某2018年8月份的工資。

        離職后的劉某越想越氣,覺得公司太不講理。在律師的指導下,2018年9月3日,劉某以某服飾公司為被申請人,以連云港某服飾公司負責人田某為第三人,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裁決某服飾公司返還扣押的入職押金500元;支付拖欠的2018年8月份工資5717元、年終獎3334元、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25726.5元、加班費118808元;補繳2014年4月20日至2018年8月31日的養老、醫療、生育、失業、工傷保險,或者將上述保險費以劉某的工資為基數按單位應繳納的部分支付給劉某。

        ·判決·

        雙方存在事實勞動關系

        職工訴求獲法院支持

        北京市信利(石家莊)律師事務所張雪敏律師代理該案后,指導劉某收集相關證據,包括印有某服飾公司品牌名字的工牌、同事證明收取押金的證言、2014年9月~2018年8月的銀行發放工資流水、2018年5月~8月的考勤表、微信聊天截屏等。

        勞動仲裁委經審理后認為,某服飾公司提交的勞動合同書顯示,劉某與連云港某服飾公司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勞動合同,劉某雖然不認可該證據的真實性,但承認上面是本人簽字,且劉某又未能提交證據證實某服飾公司作偽證。故勞動仲裁采信了用人單位提交的勞動合同,以劉某訴訟主體錯誤為由,駁回了劉某的仲裁請求。

        劉某不服仲裁裁決,向區人民法院起訴,并補充提交了某服飾公司年會照片、某服飾公司與連云港某服飾公司的工商登記、與同事的電話錄音等證據。同時,他對于某公司出示的勞動合同真實性和合法性再次提出異議。

        一審中,某服飾公司雖然主張劉某是被連云港某服飾公司勞務派遣到其公司的,但未能提交與連云港某服飾公司的任何派遣協議。且連云港某服飾公司不符合法定的勞務派遣單位設立要件,并非勞務派遣單位。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劉某雖不認可勞動合同的內容,但認可是其本人簽字,劉某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其主張,判決駁回了劉某的訴訟請求。

        劉某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張雪敏律師反復研究案件細節,詳細闡述了觀點:某服飾公司提交的勞動合同中甲方用人單位處空白,沒有具體單位名稱、地址及基本信息,違反了《勞動合同法》第十七條的規定,不符合勞動合同成立并生效的要件。且合同中基本工資為1650元/月,符合該市的最低工資標準,與連云港市的最低工資標準1830元/月不符。某服飾公司主張與劉某不存在勞動關系,但卻持有劉某與連云港服飾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原件,既不符合常理,也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釋。劉某提交的與同事的電話錄音證明,上述合同是某服飾公司讓劉某簽訂的空白合同。

        中院審理后認為,某服飾公司不能提供劉某履行該勞動合同的相關證據,故對某服飾公司所稱劉某與連云港服飾公司存在勞動關系不予采信。劉某提交的證據相互印證,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條,可以證明上訴人自2014年4月入職后一直在某服飾公司住所地工作,接受某服飾公司的管理,由某服飾公司為其發放工資,雙方自2014年4月至2018年8月存在事實勞動關系。

        最終,二審法院改判并支持了劉某要求返還押金、支付工資、年終獎、經濟補償金、加班費的請求,駁回了劉某要求補繳社會保險的訴求。

        ·律師提醒·

        勞動者為避免糾紛

        簽訂合同前要做足“功課”

        單位的基本情況要清楚

        簽訂勞動合同時,勞動者首先要弄清單位的基本情況,要判斷是否是合法企業,它的法人代表姓名、單位地址、電話要知道,這些信息可以通過上網查詢工商登記信息獲取,同時,要求將這些內容明確寫在合同中。

        工作內容、地點要具體明確

        勞動者要弄清自己的具體工作,并在合同中寫明工作的內容和具體地點。在司法實務中,存在很多因工作地點約定不清、工作內容約定不清所引起的糾紛。比如,合同中只載明“操作工”,這是一個范疇很廣的概念,用人單位后來把勞動者調到另外一個更加繁瑣的“操作工”職位,勞動者不愿意,引發勞動糾紛。又或者工作地點只載明北京,后用人單位把勞動者調到北京郊外工作,勞動者不愿意,引發勞動糾紛。

        勞動報酬要約定清楚

        這里包括基本工資數額、績效工資數額、計算方式、發放時間、支付方式等,都要在合同一一寫清楚。不要輕信老板的諾言,畢竟口說無憑。另外需要補充一點,有的單位采取扣發員工一個月工資的方式拴住勞動者,這種行為不具有法律效力。如果勞動合同終止后,用人單位拒絕提供被扣發的勞動報酬,勞動者可以通過勞動仲裁解決問題。

        “雙面”合同不能簽

        一些用人單位為了應付勞動保障部門檢查,準備了兩份合同,一份合法規范,應付檢查;另一份不規范不合法,實際執行。由于存在一份簽過字的“真合同”,所以,在后期維權過程中,勞動者無法提供自身利益被損害的有效證據,索賠艱難。

        違反勞動法,侵害勞動者合法權利的內容不要簽

        如果勞動合同中要求勞動者必須遵守的規章制度中,包括要求勞動者加班加點,有的甚至連吃飯、上廁所都有嚴格時間規定,一切行動聽從用人單位安排,這種剝奪勞動者人身自由的合同不能簽。

        有一些更過分的,比如,女職工不得結婚生育、因工負傷的“工傷自理”,要求勞動者簽訂生死契約等,這些條款在法律上無效,勞動者可以拒簽。

        此外,還需注意的是:勞動者應要求用人單位對購買社保的事項作出約定;對于勞動合同中的一些免責條款,要多留意;不要簽空白合同;勞動合同蓋章后,勞動者本人和用人單位要各保管一份。

        【法條鏈接】

        《勞動合同法》第九條 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扣押勞動者的居民身份證和其他證件,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保或者以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

        《勞動合同法》第十七條 勞動合同應當具備以下條款:

        (一)用人單位的名稱、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二)勞動者的姓名、住址和居民身份證或者其他有效身份證件號碼;(三)勞動合同期限;(四)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五)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六)勞動報酬;(七)社會保險;(八)勞動保護、勞動條件和職業危害防護;(九)法律、法規規定應當納入勞動合同的其他事項。

        【編輯】鄧嘉利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丝袜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