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tfsb"></tbody>
<th id="etfsb"></th>
<th id="etfsb"></th>

      1. <label id="etfsb"></label><dd id="etfsb"></dd>

        從靠老公開始,且看一位普通農婦如何實現“醫療自由”

        2019-07-23 14:54:02 來源:人才就業社保信息報/湖南民生網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機

        湖南交通系統的大小醫院,歷經多次遷移、整合,如今只留下了位于長沙八一路的湖南省交通醫院。

        彭奶奶保存的這本證件是當年長沙職工醫療待遇的見證。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建設社會主義,必須首先保障人民的身體健康,我國醫療保障制度與新中國同步誕生、成長。

        70年來,我國經歷了勞保醫療、公費醫療、傳統農村合作醫療的免費醫療階段,逐漸發展為現今城鎮職工醫保和城鄉居民醫保的社會保險制度,一張醫療保障網越結越密、越結越緊實,人口的平均壽命也由解放初期的35歲增至如今的77歲。

        只比新中國小一歲、家住長沙縣黃興鎮光達村的彭奶奶,如今說起曾經家族里一個個沒能養大的親人,仍然有些遺憾。

        “真的好可惜啊!”她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農村父母輩孩子生養得多,可遇著生病等如果鄉里的醫生治不好,就基本只能等死,很少有機會能送往正規醫院診治。

        (一)

        “那時候整個社會都很窮,鄉里人更是一年到頭都見不到幾個錢。”彭奶奶告訴記者,所以后來她相親遇到當工人的老公時,真有點感覺“像撿到了寶一樣”。因為這意味著作為家人,都能沾這位“國家工人”的光,享受部分公費醫療了。

        彭奶奶說到的“公費醫療”,是根據我國在上世紀50年代相繼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保險條例》《關于全國各級人民政府、黨派、團體及所屬事業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實行公費醫療預防的指示》建立的勞保醫療和公費醫療制度。

        彭奶奶的老公因為曾經參軍參加過抗美援越戰爭,后來被招錄進入長沙市第一運輸公司當工人,但一直把家安在了農村,所有家人也在農村。彭奶奶如今還珍藏著老公那本套著紅色塑料殼、不到巴掌大的勞動保險待遇證,上面除了職工本人的名字,還清楚地列明了他的母親、配偶、女兒均可以使用該證件。

        曾經位于長沙南門口的交通職工醫院,彭奶奶印象十分深刻,她第一次正式住院就是在那里。她說那時自己生完孩子身體十分虛弱,后來甚至于不但沒有體力出工掙工分,而且連洗衣服等家務活都干不起來了。“托老公的福,當時到他們職工醫院住了3個多月院,才基本好利索。”彭奶奶告訴記者,如果當時住院全部需要自己花錢,估計就不會那么徹底地治療了,或者家里會因給她治病而債臺高筑。

        (二)

        然而,這種看起來很美的公費醫療,后來卻在發展中沒能獲得不斷完善更新的生命力。

        有專家指出,這首先是因為公費醫療把農村人口排除在了制度保障網之外,其次是改革開放以后出現的大量非國有單位勞動者沒有醫療保障,再次是效益好和效益差的企業職工醫療待遇苦樂不均,引發了大量社會矛盾。

        實際上,這種國家和單位大包大攬的醫療保障承擔方式,因為管理成本高,也淪為了為適應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必須甩掉的沉重包袱。數據顯示,上世紀80年代,僅上海編織行業拖欠職工醫療費用就高達上億元。彭奶奶的老公在90年代,也因為企業效益不佳下崗,重新回到鄉里扛起了鋤頭討生活。

        “當時正逢我家大女兒初中畢業,她的學習成績非常好,但考慮到家庭情況還是準備考中專。老師給了她兩個比較好的行業建議供選擇,一是鐵路學校,二是軍區衛校。”彭奶奶告訴記者最后是她定錘后者,因為還是覺得家里有人學醫更能方便提供醫療保障。

        彭奶奶說自己自從第一次住院后,很長時間都是“小病、慢病不離身”,直至2004年,長期以來的消化不良癥狀越來越嚴重,終于決定“利用”大女兒在廣州工作的部隊醫院進行檢查,結果卻發現是嚴重腸道疾病并接受了手術。

        “真的沒有想到,在外地住院的錢,回長沙來也可以得到報銷!”彭奶奶介紹,當時她家按規定交了每人10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鎮上負責的同志通知她準備好住院資料和收費發票,還給她報銷了一部分費用。

        (三)

        彭奶奶的大女兒如今已從部隊醫院轉業,從事的是完全不同領域的工作。彭奶奶卻開心地表示,孩子們按自己的需要工作就好,她早已沒想著要靠誰來提供醫療保障了。

        據介紹,這十多年來,她家一直堅持按時繳費的新農合,如今已改稱了城鄉居民醫療保險,費用也從最初的每人每年10元增至了220元,但她覺得很值。

        “我們交了醫保的鄉里人,如今除了生病住院能直接享受報銷,還有不少其他福利呢。”彭奶奶告訴記者,她二女兒2015年生下的雙胞胎孩子因為早產住院,還報銷了近一半的費用;孩子她伯母患有比較嚴重的糖尿病,如今每個月都可以憑辦好的特殊門診,在定點醫院門診或藥店通過醫保報銷300元的藥。

        另外,像她這樣過了60歲,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慢性病的老年人,如今每年還有兩次免費體檢的機會。她一般都會去,畢竟防病大于治病,早發現有利于早治病。

        前不久,彭奶奶覺得自己早上起床,偶爾左邊手臂會感覺有些麻木,要輔助揉捏不少時間才有所緩解。于是,她自個兒趕到鎮上的衛生院,那里的醫生給她做了頸椎等檢查,還給開了中藥和西藥,共花了700多元,卻只讓她付了400多元。“醫院說其余的錢,可通過門診統籌結算,如今咱們農民看門診都有報銷了!”

        其實,如今,我國除了基本醫療保險已實現人群全覆蓋,彭奶奶不太了解卻和她息息相關的醫療保障待遇還有,如大病保險,2018年全省有31.77萬人次獲得大病保險補償,補償金額達17.25億元,其中農村重大疾病實際補償比例達到了74.41%。另外,如今她如果想去和在廣州工作的大女兒一起長期生活,還可以通過辦理跨省異地就醫備案,在那邊享受直接結算的醫療保障待遇。

         

        歷史會說話《《《

        1951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保險條例》頒布。

        1952年  《關于全國各級人民政府、黨派、團體及所屬事業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實行公費醫療預防的指示》發布。

        1955年  山西省高平縣米山鄉聯合保健站掛牌。此后,合作醫療制度、合作社保健站、赤腳醫生被稱為解決我國廣大農村醫療問題的三個法寶。

        1998年  《國務院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頒布,標志中國正式進入社會醫療保險新階段。

        2003年  《關于建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的意見的通知》發布,標志著數億農民無醫保的歷史從制度上宣告結束。

        2007年  《國務院關于開展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發布》,標志城鎮非就業居民看病也有了制度保障。

        2012年  《關于開展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工作的指導意見》發布。

        2016年  《國務院關于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意見》發布。

        【編輯】依孜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丝袜伦理